|美业|美发|美容|美甲|化妆|化妆品|服装|时尚|美体|街拍|长发|书刊|资料|婚嫁|摄影|非主流|编织|视频|美丽|保健|高招|顾问|娱乐|居家|手机|情感|母婴|资讯|问问
当前位置:中国美业 >> 娱乐报道 >> 音乐 >>

专访大张伟:各位的欢乐就是我的毒品

专访大张伟:各位的欢乐就是我的毒品
作者:音乐 来源:娱乐 更新:2011-07-28
  

大张伟《新无言的结局》封面

大张伟“恶搞”黄晓明




  真的喜欢大张伟的人,可能没几个,觉得他太闹太疯太不正经了。不喜欢大张伟的人,可能不少,除了觉得他太闹太疯太不正经之外,还因为那些涉嫌吸毒、抄袭、炒作等种种负面新闻。而我,对大张伟的印象其实不差。

  采访他我从来不拐弯抹角,这一次,大张伟坦然地回应了吸毒、花儿解散、装嫩等话题,他的回答依旧有点贫,但我能感觉到这两年他的成熟和改变。

  30个遗愿,25个是吃喝玩乐

  新快报:花儿乐队解散两年多了,这次推出全新个人专辑《大张旗鼓》,你自己一手包办了几乎全部的词曲和编曲,对于专辑的反应有什么期望?

  大张伟:这么跟你说吧,好也不会怎么样,不好也就这样啦。当然还是希望专辑成绩好吧,努力吧,但是这些就是看命。很久之前有个前辈跟我说,做我们这行,七分靠运气,两分靠才气,一分靠人脉,其实很多时候比的根本不是才华,看命!

  新快报:你觉得你的运气怎么样?

  大张伟:挺好的啊,少年得志,上天对我挺好的。而且我身边总有贵人,例如花儿以前的成员,例如公司老板、朋友,在我每个阶段总有人帮我,挺好的。

  新快报:看了你六一儿童节的那组“裸照”,也听了几首你新专辑的歌,我想说的是你还打算继续这么闹下去,这么装下去吗?

  大张伟:闹,当然闹。装,干嘛不装?你是说我年纪大了对吧?对,其实也挺多人跟我说,你现在岁数也不小了,能不能不这样。我是觉得,人生总不能觉得岁数大就什么都不做,很多人总是到了老的时候就开始伤感,觉得年轻时很多事没做。我不想这样,我想把我能想到的、没做过的事都做一下。到老了的时候想想,我年轻时原来这么二,这么疯狂,也挺好的。

  新快报:你想做又没做的事有哪些?

  大张伟:我看过一部电影叫《遗愿清单》,里面那主角就是给自己列了个遗愿清单,有30条,我也照着这个给自己列了一下。后来发现我的遗愿基本上都是吃喝玩乐,占了25个,例如跳伞啊、到欧美国家去旅游啊,当然也有正经的,比如开演唱会啊、主持节目受欢迎啥的。

  新快报:你当艺人这么多年了呀,好吃好玩的应该都试过了吧?这遗愿你是骗我的吧?

  大张伟:嗨,我告诉你,我还真没吃没玩啥。这么多年我都在演出,演出是啥?就是到了一个地方就演,演完了就回酒店,然后第二天一早坐飞机离开。我经常连自己到了哪儿都不知道,别说吃、玩了。

  内心不快乐,曾求助心理医生

  新快报:我记得在《嘻唰唰》很火的那个时候,你跟我说,观众看你们的表演觉得很开心,这就是成功。其实你生活里真的这么闹,这么开心吗?

  大张伟:坦白说,我内心真还不是太快乐,我是个很焦虑的人,严重失眠,有段时间还需要去看心理医生。

  新快报:焦虑什么?

  大张伟:大家都说咱国内的乐坛没竞争,其实多少还是有点竞争的。你看有哪支乐队像我们(花儿乐队)那样能够挣到钱的?能够红一阵的?能够坚持一段的?我们出道十年了,十年前的那些歌手现在还剩几个?再说了,其实唱片公司都不知道要怎么包装我们。唱片公司只会包装两种人,第一种是文艺青年,只要穿件白衬衫就行了;另一种就是偶像,偶像多好啊,听话,好管理。

  对于我们这种做乐队的,其实唱片公司都不太懂,他们也想做好,但是不知道怎么做。所以我们自己要花很多脑力,怎样让大家喜欢我们的歌,演出时怎么让大家乐,甚至连演出时穿什么、说什么,我们都是自己想的。谁不心怀憧憬啊?但这个圈子,你能做就已经很好了,有演出就已经很开心了,还是那句话,这个圈子真的跟努力和才华无关。

  新快报:你这次新专辑的宣传是自己做的,刚才又表达了对唱片公司的不满,你跟金牌大风公司现在的关系很恶劣吗?

  大张伟:绝对没有,我跟公司挺好的。这张专辑公司一直想让我转型,但是他们不是我。你看周杰伦的歌不也永远是那个调吗?李宗盛、罗大佑唱来唱去也就那样,怎么没人叫他们转型?我自己写歌,风格是不会变的。本来一张专辑就10首歌,我交了40首歌上去,结果公司说这不好、那不好,纠结了很久,后来他们觉得没辙了,就说你爱唱什么就唱什么吧。我发现,演出的时候,大家也挺喜欢这些歌的啊。没问题。

  新快报:会自己做个工作室吗?反正你说所有东西都是自己想的。

  大张伟:这个……做事情一般有三个阶段,第一个是少花钱多做事,第二个是不花钱能办事,第三个就是花别人的钱做自己的事。哈哈,我现在就是第三个阶段,有公司肯出钱给我做唱片、做宣传,我干嘛要自己弄?再说,其实现在自己做工作室的歌手,基本上都是越做越错。路见不平,咱当然是绕道走啦。

  吸毒吃药,我还真的从来没碰过

  新快报:你知道很多人挺讨厌你吗?就你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抄袭啊、吸毒啊,还有这样那样的炒作。

  大张伟:吸毒这种传闻,我当然很介意,毒品啊。但我跟你说,我还真是出污泥而不染的那个,这么多年我面对的毒品诱惑太多次了,但是我真的就坚持不碰。其实不仅是那次在网站做聊天,之前就有人说,你整天在台上那么闹,是不是吃药HIGH大了?我真的真的没吃药,真的真的没碰过毒品,说我在台上兴奋,我权当你在表扬我敬业。这么说吧,各位的欢乐就是我的毒品。无论是抄袭还是吸毒,这些事我逮着机会就解释,但是好像也解释不清,可是我要是不解释,那不更完了?大家对于娱乐圈30%是误解,我只能把它当成工作的一部分。

  新快报:花儿乐队另外的成员有的已经结婚了,你打算啥时候结啊?你确定你喜欢女孩吗?

  大张伟:哎呀,这个我太确定了,绝对喜欢女孩!这不我一直在找女孩儿嘛,没人看得上我啊。好姑娘都觉得我老不正经,其实我那些都是假不正经。

  新快报:花儿为什么会解散啊?

  大张伟:一个结婚了,想在家相妻教子;一个不喜欢娱乐圈,觉得他想过的生活不是这样的。其实我们几个里面,就我一个人是真心喜欢这个圈子的。我从六七岁开始唱歌,进入这个圈子也16年了,我觉得现在的工作是得心应手的,也是我最喜欢的。

  新快报:现在你单飞了,肯定没当年花儿唱《嘻唰唰》那会儿红,会有落差吗?

  大张伟:钱一直能挣着,演出一直都有,没落差。其实不红了,也挺正常,这个圈子总归是要淘汰一些人的。

  新快报:跟花儿那些成员现在联系还多吗?他们现在怎样?

  大张伟:都挺好的啊,我们经常在一块儿,打牌什么的,过年过节也串门,因为几家的家长也很熟。郭阳现在在一家公司做电脑游戏,石醒宇卖过车,现在又跑去一家广告公司了,瞎忙。

  新快报:前段时间你也去一家公司当创意总监了,是炒作吧?

  大张伟:不算炒作,我是真的想看看,除了唱歌,我能干点别的啥不。例如每天正经上班、开会,干点自己还懂的事情。但我发现在咱们国家,创意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领导满意,领导心里早有一个想法,就等着你说。所以我去开了一次会,就觉得还是挂个职算了,总共我也就只去了那家公司三四回。

  新快报:花儿其他的成员转行时,有没有也遇到你这样的情况?不适应?

  大张伟:你知道我们出道很早,这些年一直在一块儿,其实我们对于这个社会的很多认识是没有超越上中学时的水平。郭阳、石醒宇他们都挺简单的,我们在一起时闹得很,大家都习惯了有话直说,但是上班之后,大家都变得有话不说了。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北京这帮孩子,特别喜欢嘲笑人,什么领导放个屁啊,念错个字啊,女同事穿错件衣服啊,就喜欢嘲笑一下,其实没什么坏心眼。但石醒宇有一次开会的时候,就因为领导说错一个字音,他在下面哈哈大笑,惹怒了领导,把他立马给炒了。

  新快报:我觉得你这两年其实变化挺大的。接下来想干什么?

  大张伟:是,时不时有人说我成熟了,我就当是在夸我吧,我自己其实感觉不大,但是久不接触就会觉得我变化挺大,可能年纪大了吧。接下来,能唱就接着唱吧,以后唱不动了,我想当主持人。

  大张伟小档案

  原名:张伟(初中时,班里有两个叫张伟的,因为他的个子比另一个张伟的个子高,于是就叫了大张伟,这个名字就这么延续下去了。)

  生日:1983年8月31日

  出生地:北京

  身高:175cm

  体重:60kg

  血型:B型

  入行经历:小学时曾获北京市少年独唱第一名,小学四年级赴俄罗斯参加儿童声乐比赛获二等奖,五年级考入中央电视台银河少年艺术团。初中考入北京金帆艺术团,开始学吉他。初三时组乐队,在一些小型演出中露面。1998年2月,在酒吧演出时结识经纪人红枫,乐队正式更名为“花儿”,并开始频繁演出。当时,乐队三位成员平均年龄仅有17岁,因此被北京的媒体称做“中国第一支未成年乐队”以及“天才少年乐队”。2009年6月21日,因理想不同,花儿乐队正式解散,只剩大张伟一人留守娱乐圈。

  代表作品:《我是你的罗密欧》《刚刚好》《我们能不能不分手》《放学啦》《舒服舒服》《范儿》等(作者:贺雅佳)

【编缉:beauty】 【打印本页
网友评论 (查看评论 | 发表评论)
>>>
>>>
频道热点
居家
手机
情感
母婴










本站排名 | 今日流量 | 用户登录 | 新用户注册
管理员QQ:30324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