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业|美发|美容|美甲|化妆|化妆品|服装|时尚|美体|街拍|长发|书刊|资料|婚嫁|摄影|非主流|编织|视频|美丽|保健|高招|顾问|娱乐|居家|手机|情感|母婴|资讯|问问
当前位置:中国美业 >> 娱乐报道 >> 电视 >>

《中国地》将收官 编剧:赵老嘎比李云龙更真实

《中国地》将收官 编剧:赵老嘎比李云龙更真实
作者:电视 来源:娱乐 更新:2011-08-11
  


  不久前,在电视剧《中国地》的一次发布会上,导演阎建刚曾说了这么一句糙话:“在这个时代,我就想借着这个电视剧告诉观众,什么是真正的老爷们儿,什么是真正的老娘们儿。”事后他在私底下说,这确实是他当时最想说的话。

  《中国地》开播后,收视率节节攀升,创下了今年央视综合频道黄金档收视新高,并成为全国同时段的收视冠军。人们不仅记住了剧中“真正的老爷们儿”赵老嘎和“真正的老娘们儿”赵妻,还记住了他们身边的大小角色,甚至为了每个人物的命运结局而揪心。

  明晚,这部抗战题材电视剧将落下帷幕。相比枯燥的收视数字,阎建刚更在乎来自观众的评价和反响:“作为一个导演,能够让观众在看完电视剧之后,留下几个记得住的人物,这就是我最大的收获。”

  赵老嘎比李云龙更真实

  《中国地》里的赵老嘎像不像《亮剑》里的李云龙?饰演了这两个角色的李幼斌自己也说不清:“反正就是不一样,究竟是怎么不一样,我也说不清楚。”也难怪观众会提出这样的问题,赵老嘎和李云龙身上都散发着一股说一不二的霸气,时而瞪眼吆喝,时而动粗揍骂,偶尔还会暴露出贪酒的恶习。更何况,两个人物都是响当当的抗日英雄,尽管一个是山大王,一个是正规军,但都比传统正面人物多了几分邪气。

  作为《中国地》的编剧,赵冬苓可不这么看:“比起李云龙,赵老嘎身上的刺更多,而且是深入骨髓的那种。旧社会农民天性中的无知、愚昧、狭隘、自私,他样样俱全。”最初,赵老嘎只因八字不合,就赶走了儿媳妇;后来,他又因一时冲动要砍亲兄弟的手指头;面对侵略者,他还说过“小鬼子不好对付,能管住清风岭就不错了”的风凉话。但赵冬苓认为,“正因为他性格中有这么多可批判的东西,这个人才更为真实和丰富,他在家国大事上的日渐成熟才更能打动人。”

  塑造这样一个复杂而渐进的角色,阎建刚深信李幼斌是最为合适的人选。“他是一个优秀的演员,又是东北人,而且特别擅长表现底层人物。更为重要的,是他作为自然人的独特性情豪迈真诚,以及他作为演员的钻研精神和天赋。面对更为复杂的人物关系和人物性格,他游刃有余。”现在,当观众们热烈地议论着赵老嘎的时候,阎建刚更加坚信:“在《中国地》中,李幼斌塑造了一个崭新的艺术形象。”

  王先生是重要的启蒙者

  总是和赵老嘎作对的王先生,大概是《中国地》中争议最多的配角。这位戴着副近视眼镜的古生物学家,经常和赵老嘎唱反调,他在家国大事上说的那些门道,教化的意味又过于明显。对于这个“老学究”,拍砖者质疑说,“他的人物形象和语言风格游离于"中国地"之外,牵强、做作、别扭。”但赞扬者却认为,王先生给守旧的清风岭带来了文明的清风,传统与外来文化在此处碰撞、融合,显示了清风岭的博大。

  其实,早在当初的剧本讨论阶段,这种争议就已经产生。阎建刚说:“当时就有人提出,王先生这条人物线,删掉也是这个戏。”但他却坚持认为,这个角色的出现,恰恰是赵冬苓剧本中最为出彩的一笔,“没有他,这部剧会和很多抗战剧雷同;有了他,就能刻画出赵老嘎从"护家"到"卫国"的思想转变。”从增加矛盾冲突和戏剧性的叙事需要考虑,王先生还是创作者特意给赵老嘎设置的障碍,“主要任务必须要有障碍,否则就成"顺拐"了。”

  在阎建刚看来,王先生对于《中国地》还有着更为深刻的意义:“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他很有家国情怀和文人气节,且处处彰显着对生命的尊重。”他举例说,赵老嘎常说“天底下没有老子给儿子道歉的”这句话,因为他并不懂得尊重拥有独立人格的生命,他不知道人是平等的,也没有公民意识。但是王先生却成了他人生中重要的启蒙者,并最终促使他发生改变。“这个在其他同类影视作品中阙如的知识分子形象,对整部戏的提升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愚蠢敌人只是一个符号

  很多抗战题材影视作品都有一个通病,就是习惯性地把日伪军的反派形象塑造得简单而愚蠢。在《中国地》中,这样的问题似乎更为突出。每逢激战,武器精良的日军总是畏畏缩缩、行动迟缓;而伪军更是滑稽得可笑。尤其令观众不能接受的是,剧中的日军明明说的都是中国话,但偶尔还会冒出个伪军替他们再翻译一遍。

  针对观众的这一质疑,赵冬苓表示,作为反派形象的日军在她笔下只是一个符号而已:“这不是军事题材电视剧,在更大程度上,它是写那时的中国人。从创作之初,我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剧中的中国人身上。”阎建刚也坦言,自己不过是对日伪军形象做了概念化、程式化的处理,“就是把大家公认的日伪军形象搬到荧屏上去了。”

  阎建刚解释说,塑造好日伪军的形象并不困难,但他之所以没有去做,一来是因为制作经费有限,得先顾全主角,二来他也有顾虑,担心把反面形象塑造得太出彩,争议和风险反而会更大。不过,他还是诚恳地接受了观众的意见:“历史剧确实应当尊重客观事实,在下一部片子里,我会避免对敌手进行简单化的处理,也不会再刻意强调征战双方英雄和狡诈、智慧和愚笨的对立。”

  有价值观,才有生命力

  阎建刚一直坚信,一部电视剧除了要看重一时的票房,更存在着一个“生命力”的问题。“如何判断作品的生命力?最简单的办法是看它能否经得起重播。比方说我们根据四大名著改编的电视剧,目前还在不断播放。这表明它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他相信,《中国地》也能经得起这样的考验。在他看来,“作品要有生命力,最为关键的是要有价值观,而且这种价值观必须是带有普遍意义的。”

  赵冬苓十分认同阎建刚的观点:“每当我要写一部作品的时候,首先要问自己:你的主题是什么?究竟想表达什么样的价值理念?”至于《中国地》所要表达的价值观,阎建刚这样总结:“爱国主义、英雄主义就是带有普遍意义的价值观。即使是普通人,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也都总能挺身而出,做出英雄的壮举,这就是我所理解的英雄主义,是我们民族文化的基因。”(作者:韩亚栋)

【编缉:beauty】 【打印本页
网友评论 (查看评论 | 发表评论)
>>>
>>>
频道热点
居家
手机
情感
母婴










本站排名 | 今日流量 | 用户登录 | 新用户注册
管理员QQ:30324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