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业|美发|美容|美甲|化妆|化妆品|服装|时尚|美体|街拍|长发|书刊|资料|婚嫁|摄影|非主流|编织|视频|美丽|保健|高招|顾问|娱乐|居家|手机|情感|母婴|资讯|问问
当前位置:中国美业 >> 娱乐报道 >> 明星 >>

胡歌:我不靠脸吃饭 还提车祸是对我的否定

胡歌:我不靠脸吃饭 还提车祸是对我的否定
作者:明星 来源:娱乐 更新:2011-08-15
  从已经播出的《香格里拉》、《摩登新人类》、《高手如林》,到即将面世的《梦回鹿鼎记》、《轩辕剑之天之痕》,如此密集地推出新作,青年男演员胡歌无疑进入了事业的全面复苏。近日,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正在横店赶拍新剧的胡歌,快要进入而立之年的他,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些许成熟男人的味道,他也郑重地表示自己不是靠脸吃饭的演员,如果以后人们提到他,还是在讲当年那场车祸的话,就是对他的否定。

  展事业宏图 片酬当投资目标为上市

  广州日报:戏路走向成熟之后,你现在最希望演什么样的角色?《轩辕剑之天之痕》中饰演宇文拓,你到底有多爱这个角色?

  胡歌:我最希望尝试的就是那种有点神经,心理有一些扭曲和阴暗的角色。其实这样的人在生活中有很多,很多人内心都有或多或少的扭曲,只是平常不会表现出来,会刻意掩盖起来。而在戏剧里,这种扭曲就能够被放大、被挖掘出来,对于一个演员来说,就会有更多的发挥空间。对我来说,题材不重要,重要的是剧本和人物。我是一个很贪心的演员,我希望去尝试各种各样的角色。而隋朝国师宇文拓就是这样复杂的一个人,在别人眼里,他是一个恶人,但同时他又有善的一面。

  广州日报:之前传出你还要演一部关于诸葛亮的电影。演这种角色,无论表现好坏,基本都会挨骂,你怎么敢接风险这么大的角色?

  胡歌:我一早就有这样的担心,因为诸葛亮是一个神话般的人物,演这种正统的历史戏想要成功的确很难,我也一直在迟疑。同时投资方现在还有一些问题,很可能这个项目不会成形,还需要进一步谈。

  广州日报:有人说演员有地域性格,你同意吗?你愿意被定义为南派小生吗?

  胡歌:谈到南派和北派,这种以地域来划分人物性格的情况,现在随着南北的融合,其实已经没有那么明显。按照传统的观念,北方男人就是硬汉,南方男人就斯文一点。而对于我来说,虽然我生长在南方,但其实我的内心很北方,跟我交往的朋友也都说我很像一个北方男人。

  广州日报:听说《轩辕剑之天之痕》你有参与投资?具体投了多少呢?

  胡歌:我把片酬拿来当投资了。具体多少呢?哈哈,这是商业机密。

  广州日报:有消息说你是唐人的股东之一,是吗?能占到多少?

  胡歌:呵呵,还没上市呢……能给我多少还得问大老板。

  广州日报:你一直都有当导演的梦想?能否讲讲你喜爱的导演?最期待与谁合作?

  胡歌:王家卫和岩井俊二。最期待跟姜文合作。

  生活有凶险 现在已看开

  广州日报:你以偶像出道,粉丝都很爱你,2006年那场车祸之后,大家似乎更爱护你了。有没有想过随着你重返演艺界的励志故事渐渐被遗忘,人们对你可能不会再那么宽容了。

  胡歌:对,我承认这种一直以来的爱护是存在的,但这种爱护不可能一直伴随着我。大家都觉得这几年来,胡歌很不容易,从那件事情以后翻身又回到演艺行业。但,我是一个男人,我也希望去爱护别人。几年来,我越来越从这个挫折中抽离出来,呈现出新的形象。

  我认为,多年以后,如果人们提到我,还是谈论车祸这个事,(沉默片刻)那对我来说是一种否定,说明我一直都没有其他的成就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我会通过自己的努力,通过自己的成绩,来转换外界的注意力。

  广州日报:你的微博一直有很高的关注率,近来你的微博中陆续有一些描述生活凶险和鄙视金钱的内容?是什么情况?

  胡歌:因为近来的确遇到了一些事情,严重到改变了我对世界的看法。

  广州日报:受了这么大的刺激?

  胡歌:对,我的人生一直都比较顺利,虽然也有波折,但一直都有好人在帮我。所以以前我的世界观里,就是我对你好,你也会对我好。但是最近我看到一些人的真面目,其中有新认识的朋友,也有老朋友,在金钱和利益的驱使下,做了让我很受刺激的事情。

  之前有很强烈的反应,但是现在,我觉得这样也好,终于让我看到真实的世界,我也很能理解他们,每个人的生存方式不同嘛,总之跟他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广州日报:愿意透露更多吗?

  胡歌:呃,跟餐厅也有关吧……但我也要借这个机会表态,餐厅我一定会坚持开下去!在微博上写那些话,可能我当时也有一点想要警示他们的想法。

  聊家庭感情 想做伟大的父亲

  广州日报:你说你不想找圈内人,那么,同样是有圈外妻子的艺人,刘德华的妻子默默无闻、无怨无悔,周润发的妻子频繁亮相、能力超强,你比较羡慕谁?

  胡歌:我羡慕发哥。

  广州日报:可是据说发哥平常的事业和家事什么都不操心,都交给夫人的,这个你能做到吗?

  胡歌:这个,要看情况。把一切都交给夫人打理,是建立在她的能力的基础上的,如果她是一个需要我来帮她规划很多事情的人,那么把一切交给她就行不通了。其实,我的感觉是,感情不是一个可以预期的事情,不是说我定一个标准,然后就按这个标准找。我想象中的感情,偶然因素占更多。

  广州日报:之前你曾在采访中说自己内心有一些叛逆,通常一个叛逆的人都曾受到严格的管束,你是属于这种情况吗?

  胡歌:对!是这样!是我妈妈。我妈从小对我的管束很严厉,她的教育理念非常传统,她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理论。即使到现在,我的状况还是会让妈妈有点遗憾,因为她一直希望能成为那种……(记者:医生或者律师?)对,医生或者律师。对我做演艺事业她曾经有一点遗憾。但是因为我很努力,发展也还不错,所以对她来说,现在是欣慰大于遗憾。而我爸爸,就是一个大男孩,说得好听点是民主,其实就是不管我,什么都由着我性子来。

  广州日报:你是希望人们说你是一个伟大的演员,还是成功的老板,或者是什么其他的定义?

  胡歌:我希望是一个伟大的父亲。其实,对我来说,一个伟大的父亲就包括了很棒的演员或成功人士这些事业上的概念,因为作为父亲,我希望无论在人格上,还是在事业上,我都要不断地努力,给孩子做出非常好的榜样。

【编缉:beauty】 【打印本页
网友评论 (查看评论 | 发表评论)
>>>
>>>
频道热点
居家
手机
情感
母婴










本站排名 | 今日流量 | 用户登录 | 新用户注册
管理员QQ:30324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