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业|美发|美容|美甲|化妆|化妆品|服装|时尚|美体|街拍|长发|书刊|资料|婚嫁|摄影|非主流|编织|视频|美丽|保健|高招|顾问|娱乐|居家|手机|情感|母婴|资讯|问问
当前位置:中国美业 >> 娱乐报道 >> 音乐 >>

揭秘长江迷笛音乐节停办原因 很可能“泡汤”

揭秘长江迷笛音乐节停办原因 很可能“泡汤”
作者:音乐 来源:娱乐 更新:2011-08-24
  
北京迷笛方面发布会现场


  “今年原本在镇江举行的长江迷笛音乐节被迫停办”,自本月9日,北京迷笛音乐学校及北京迷笛演出公司发布此消息后,“长江迷笛”就陷入了尴尬的“烂尾”境地。继本月17日,镇江文广集团召开发布会后,昨天,北京迷笛方面也召开发布会就停办决定给出了自己的解释。发布会上,迷笛方面负责人连连喊冤,表示镇江文广集团方面先斩后奏,至今迷笛都不知道是何原因导致此次变故,并要求镇江文广集团公开道歉。对此,记者昨天及时与镇江文广集团取得联系,针对迷笛方面的解释和要求,他们也给出了回应。

  争议 沟通

  事实上我们一直在洽谈,洽谈了很长时间,一直在艰难地谈。既然在谈,而且谈了这么久,我想关于是否在十一期间举办这个问题上,谈判的双方都不可能对现在这个结果没有预料,没有预判。这有违常识,这毕竟是谈判,而且对方要比我们经验丰富许多。我可以实事求是地讲,该告知的我们早都告知了——甚至是我们打算怎么办,而对方该告知我们的也都告知了——如果我们这么办对方打算怎么办,都说得很清楚。鉴于我们至今仍然尊重对方是合作方的原则,不便透露其中过多的具体人具体细节,如果对方声明对此事前完全不知悉,这个让我们感到不解。时间

  迷笛批镇江文广先斩后奏

  昨天下午,迷笛演出有限公司常务副总单蔚、迷笛演出有限公司副总刘欢以及迷笛音乐学校校长张帆三人共同出席了发布会。单蔚一开始就喊冤,表示此次变故太突然,迷笛方面开始并不知情,镇江文广集团是先斩后奏。

  镇江文广副总经理汤文彪:该告知的我们早都告知了

  事实上我们一直在洽谈,洽谈了很长时间,一直在艰难地谈。既然在谈,而且谈了这么久,我想关于是否在十一期间举办这个问题上,谈判的双方都不可能对现在这个结果没有预料,没有预判。这有违常识,这毕竟是谈判,而且对方要比我们经验丰富许多。我可以实事求是地讲,该告知的我们早都告知了——甚至是我们打算怎么办,而对方该告知我们的也都告知了——如果我们这么办对方打算怎么办,都说得很清楚。鉴于我们至今仍然尊重对方是合作方的原则,不便透露其中过多的具体人具体细节,如果对方声明对此事前完全不知悉,这个让我们感到不解。

  时间“十一期间举办”是共识

  据悉,在迷笛与镇江文广签署的框架协议中,的确没有规定每年长江迷笛音乐节必须于十一期间举办的条款,镇江文广方面此前也表示从未就2011年具体什么时间举办长江迷笛音乐节有过正式决定。对此,迷笛组委会表示,虽然没有在协议中写明,但是“十一期间举办”是双方的共识。单蔚表示,去年长江迷笛音乐节的庆功会上,镇江市政府相关领导及镇江文广最高领导多次强调来年十一继续举办长江迷笛音乐节。今年4月初迷笛组委会发稿“2011迷笛音乐节我们来了”,宣传十一会在镇江继续举办长江迷笛音乐节,镇江文广没提出任何异议……

  镇江文广副总经理汤文彪:我方一直提醒,没有敲定请不要做大规模宣传

  首先我要强调,我方从没有以任何形式通知对方2011年迷笛音乐节在十一期间举办,不仅协议上我们没有约定,哪怕是口头上也没有。相反,为了能够尽快确定十一期间的计划,我方一直在和对方积极沟通磋商,希望在达成一致的基础上确定下来。至于对方提及的“默认”,我想没有哪个音乐节主办方会在关于一届音乐节的阵容、规模、预算等都没谈更没有获得投资方书面甚至口头认可的情况下,想当然认为一切都没问题吧。作为有着丰富音乐节举办经验的组织,不可能忽略这个常识问题。而且,在今年进入实质性谈判阶段,我方一直在提醒合作伙伴在一切没有敲定的情况下,请不要做大规模宣传,否则会让我方处于非常被动局面。遗憾的是,现在的结果就是这样:我们变成出尔反尔,忽悠数万迷笛乐迷的罪人了,说实话,这个指责我们真的担不起。而且不得不承认在这种关于音乐节的谈判方面,我们确实缺乏经验。

  费用 承认由500万提到600万

  针对此次变故,坊间一直有传言是因为镇江文广方面连续两年赔钱,但是迷笛方面依然提高制作经费。对此,张帆表示:“今年制作费确实提高了,去年是500万,今年我们开出了600万。因为这两年艺人的出场费都是大幅提升的。虽然镇江文广在前两年确实是赔钱的,但是他们自己也说了,今年无论是在硬件软件还是艺人方面的投资,都是高于往年的。我想这个不是问题,具体什么原因导致变故,我们也不清楚。”

  镇江文广副总经理汤文彪:费用增加是事实,数字绝不止600万

  费用增加是事实,但是我可以负责任地讲:增加的数字绝不止你说的这个数字,如果你们确认报道无误,请向提供数字的消息源再次核实。我可以讲,不管是500万还是600万,不管是盈利还是亏损,对于镇江文广来说,不构成我们是否决定举办音乐节的先决条件。我们既然决意要打造长江音乐平台,就有一个战略投资计划作为支撑,这一点我们在当初引入迷笛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了。牵手草莓是我们战略计划中的一步,跟是否亏损无关,事实上无论是硬件设施、配套服务、乐队阵容、广告宣传,今年长江草莓音乐节的投资高于以往任何一届,这个多说无益,欢迎大家10月2日亲临现场,眼见为实。

  垄断 从没要求镇江只接纳迷笛

  除了迷笛提高制作费用外,还有说法就是迷笛搞“垄断”,以独家协议来制约其他音乐节。针对这些言论,迷笛组委会给出了郑重声明。他们表示,无论是此次事件中抑或之前的其他任何时间,迷笛官方及工作人员从未发起过煽动乐迷去诋毁或抵制其他任何音乐节的行为,也从不曾对任何乐队发出演出限制或以独家协议来制约相关方面参加其他音乐节。也从未正式或非正式地要求镇江文广只接纳迷笛音乐节一家在镇江落户。而对于镇江方面提出的“多元化”“更包容”的长江音乐创意生活平台,迷笛方面也表示,迷笛真心乐见全国各地出现越来越多、风格多样的音乐节,并一如既往地愿意为新的音乐节提供详尽顾问和帮助。

  镇江文广副总经理汤文彪:我们也希望得到来自迷笛的帮助和支持

  迷笛的说法很好,欢迎!说到做到即可。我们真诚邀请张帆校长能够以行业带头人的身份出席10月2日的草莓音乐节,我们也希望得到来自迷笛优秀团队的帮助和支持。据说沈黎晖先生和张帆校长私下也是朋友,我们希望他们能以实际行动让大家看到一股清新之气,摒除带着江湖气的门户之见,共同营造一种新的音乐生态环境。在这样的环境里,至少应该不再有谩骂,不再有抵制,不再有人身攻击,让音乐回归音乐本身,让乐迷回归乐迷本身,而不是再充当枪和枪手的角色。如果真有这一天,他们都会因承担起自己该承担的使命与责任,进入中国音乐节文化发展的史册。

  我们也期待这样的和解与合作能够在镇江成为事实。

  要求 迷笛要求镇江方面公开道歉

  在发布会上,迷笛表示,目前双方还没有走到法律的层面,但是针对此次事件,镇江文广在合作框架书中明显条款违约,迷笛要镇江方面给予公开道歉。张帆表示:“迷笛与镇江签署的十年合作框架书,是一份君子协议,虽然协议里没有明确约定因违约而造成损失赔偿的具体条款,但迷笛音乐节组委仍然希望得到镇江文广正式的公开道歉并保留通过诉讼程序,以最终得到该正式道歉的权利。如果不道歉,就不会与镇江方面继续合作了。摇滚需要一个态度。”张帆举了个例子,就是请朋友吃饭,自己做了一大桌子菜,但是朋友在约定的时间前突然去了别人家做客了。“这肯定要道歉的啊。”

  违背事实的道歉和赔偿我们会干吗?

  镇江文广集团副总经理汤文彪:违背事实的道歉和赔偿我们会干吗?

  张校长讲了个故事,我个人认为这个故事角色发生了错位。事实上,请客的人不是张校长,而是镇江。而且请客的过程是这样的:镇江2009年5月份请张校长吃饭,2010年10月份请张校长吃饭,2011年双方正在商量什么时候再请张校长来吃饭。还没商量好,张校长已经通知很多人说饭局就定在10月份,当镇江提出能不能换个时间时,张校长提出要起诉镇江“违约”“失信”并要通过法律手段让镇江道歉并赔偿损失。你说,镇江如果这时候真的道歉并赔偿损失,不是违背事实根据吗?另外关于这个故事的后半段张校长没有讲出来,镇江说既然你坚持10月份,那么是不是商量一下多少人来、吃什么?张校长说这个先不谈,你先同意把打车费也给报了,打车费多少?打车费一共100多万,具体谁打的车,你没有必要知道,而且没有发票,但是你必须给报了。后来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这个我当笑话讲,反正是娱乐版,道理讲完了,不妨讲个笑话,大家放松一下,都是想把事情做好,别老是弄得剑拔弩张的,动不动上法庭。我也想请你们带个信:我们随时欢迎张校长再来,这个话是真诚的。

  悬疑 今年长江迷笛很可能“泡汤”

  迷笛表示,虽然目前双方仍在沟通,而且日前镇江方面还发出了信件,希望继续就2011长江迷笛音乐节的举办时间进行探讨,但是从时间上来说,即便双方能够继续合作,今年举办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刘欢表示,十一黄金周已经是不可能了,从影响力的角度来说,下面也没有更好的时机。而且从天气角度,镇江11月初就要霜降了,11月上旬就要进入初冬了,已经不适合在晚上举行户外活动了。

  对此,汤文彪表示:“坦率地讲,如果张校长真的表示今年其他时间举办的可能性很小,我们表示理解并不会以此为理由指责对方违约,法律条款是法律条款,但我们相信再完善的法律条款也有漏洞,我们在尊重契约的基础上,当然会尊重基本事实和情理。作为一起打造长江迷笛品牌的参与方,我们和张帆校长都为此付出了很多心血,我们珍惜这个品牌,珍惜迷笛带给镇江和乐迷们的美好记忆,我们更尊重迷笛在行业内的巨大影响力,我们无意拒绝迷笛,因为我们是平台方,我们必须要争取和中国的所有优秀内容方进行长期合作深度合作,迷笛是不可或缺的。我们希望尽快和张帆校长恢复沟通渠道,对今年或未来的计划进行新的规划。其实我们所求无它,只是要一种公平、平等的合作关系。在音乐节举办方面,我们承认自己是新手,我们也没有品牌影响力,我们也不能对乐迷一呼百应。但是我们需要被尊重,需要平等的沟通、磋商,任何合作都是要在互相妥协的基础上才能达成的,任何企图利用自身优势影响力胁迫合作方的行为都是我们无法接受的。”(记者 刘磊)

【编缉:beauty】 【打印本页
网友评论 (查看评论 | 发表评论)
>>>
>>>
频道热点
居家
手机
情感
母婴










本站排名 | 今日流量 | 用户登录 | 新用户注册
管理员QQ:303241034